智障

死鱼

语死早怕说错话,只敢给太太点赞

这里已经从cp粮储存库变成玛丽苏堆放地了_(:3」∠❀)_慎重关注

别翻主页都是黑历史……

【闪恩】圣杯战争

旧粮搬运,小学生文笔,充满玛丽苏和ooc´_>`
慎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
        我站在魔法阵前,轻声念出了咒语,魔法阵中出现了一个金色的英灵,他那金色的铠甲闪闪发亮,他那英俊的脸庞曾使无数人倾倒,他缓缓睁开了他那红玉般的双眼,露出了轻蔑的神色,开口说道:“杂种,就是你召唤本王吗?””是的,我伟大的王。”我欠身行礼。“你不知擅自召唤本王是死罪吗?”“我知道,擅自召唤您我罪该万死,但新一届的圣杯之战即将开始,望您助我一臂之力。”“有趣,那本王就姑且答应你,但如果让本王失望,就用你的死亡来让本王愉悦一下吧!”“多谢吾王,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
        “TAT,吾王,肿么办,我不纯洁了。”“杂种,这是愉悦的开始。”“啊嘞,是么?”“当然是,本王有错过吗?杂种。”“吾王,您永远是对的。可是您能不能别老叫我杂种。”“杂种,谁允许你命令本王了?”打开王的财宝。“好吧,您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。”“这才是杂种应该有的态度。”QAQ我要是不这样说的话,我怕我会万剑穿身而死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
        “吾王,您在吗?我想找您借衣服。”“吾王!吾王!!吾王!!!”“哥哥,你大清早叫什么啊?啊,好困。”一个很萌的小正太站在我面前。“啊嘞,你……是吉尔伽美什吧?”“嗯,”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“啊,原来是羽翼哥哥啊。”吾王变成小孩了,什么情况,新的愉悦吗?“吾王,能让我抱一下吗?”“嗯,可以啊”啊,抱到了,好激动啊。“哥哥,你傻笑什么啊?”“啊,没什么,吾王,我带你去玩吧。”“真的吗,太棒了!”结果我和吾王玩了一整天,cosplay早就抛到脑后了,不过好幸福,幼年吾王什么的最萌了。“呵呵,原来变小有这么多好处啊。”吾王看着一桌子的东西笑了。这可是我用我辛辛苦苦攒的钱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
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吾王我能不能和您探讨一个关于历史的问题啊?”“你说吧,教化杂种是本王的责任。”“那我说了啊,”我弱弱的拿出了历史书,“您认识这个吗?”“这是什么?”“您的雕像。”“噗。”吾王把美酒喷到了我的历史书上。“啊,我的书TAT”“这不是吾友画的吗?”“(⊙o⊙)哦,是小恩画的。”“你没有资格听。”“哦。”嘿嘿,吾王,您不用说我也知道你们是好基友。“你傻笑什么、”“没什么,没什么,吾王不打扰您了,我先走了。”“滚吧,杂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 五)

        “吾王,上周我看了您和恩奇都的事迹,好感动。”我拿着《苍穹之锁》一边抹泪一边说道。“本应如此,本王和吾友的事迹就是如此可歌可泣。”“嗯嗯。”果然是一对好基友。“您和恩奇都大战洪巴巴,和您去地狱女神那里营救恩奇都的灵魂都让我好感动啊。”“哼,为本王和吾友的英勇赞叹吧!”“嗯,吾王,我更加崇拜您了!呐,吾王。”“什么。”“如果上一世没有在一起,这辈子遇到的话,可一定要珍惜啊。”“本王当然知道,可惜还没有找到。”“吾王,我会帮您的。”“不必,本王亲力亲为比较有诚意。”“也是啊,吾王祝您早日找到恩奇都。”我莞尔,小恩,吾王对你的思念你收到了吗?快出现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六)

         “QAQ我肿么这么悲催,好不容易爬个山,手机还丢了,老爸一定会骂死我的。”我边走边四处张望。不知不觉中天黑了下来。突然间出现了两点绿光。“噗,这么逆天,这种小丘陵上也会有狼么、肿么办?”我一矮身躲到了旁边的草丛里。不一会一匹白狼和一个女鬼。等等,绿发、绿眸、白衣、喉结,啊,是恩奇都。他手里的是什么啊?我的手机!吾王快来啊,不一会儿吾王出现在了我的身旁。“呐,吾王,您看那是谁。”“恩奇都。”吾王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惊讶。吾王和恩奇都终于相遇了,不过他们说什么不让我听TAT‘呐,白狼先生,你为什么能召唤恩奇都啊?”“我也不知道。”“那你知道圣杯之战吗?”“不知道”圣杯你抽了吧,把完全不知道详情的动物拉入战局,你是嫌人类死的太多了吗?没事的啊,反正人类太多了也是污染环境,多死几个没关系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七)

        “小恩,其实你是女的,对吧?”“呵呵,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?我和吉尔一样是男生啊。”“那为毛你长得像女孩子啊?”“啊,可能因为我第一个见到的人是神妓小姐,然后下意识模仿了吧。”“哦,原来如此,小恩,你注定是小受啊。”奸笑ing。“小受是什么?”“嘿嘿,这可不能说。我先走了。”跑走,“小恩,记住闪恩王道哟!”“闪恩是什么?”恩奇都冲着我的背影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八)

        “吾王,对不起。”我浑身是血的躺在吾王怀中,“明明是最后一个敌人了,差一点就能得到圣杯了。咳咳……”泪水从我眼角一下。“够了,别说了,为了可笑的愿望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吗?”吾王有点愤怒地说道。“嗯,当然,那个愿望比我的生命还重要啊。”我微微一笑。“是什么愿望?”“我啊,希望您能和恩奇都永远在一起呢。”“为什么要许这个愿?”“呵呵,不是有一句话叫‘有情人终成眷属’吗。”我斗胆抚上了吾王的脸,定定的看着他的双眸,看着他俊美的脸越来越模糊,最后我眼前一黑。对不起啊,吾王,没能让您和恩奇都在一起。我要死了,真希望还能再见到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九)

        “唔,头好痛。“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刺激着我的大脑,我不得不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纯白。“啊,吉尔,他醒了。”我艰难地扭过头,没想到竟然看到了恩奇都。“天,阎王见我英年早逝,给了我一个美丽的幻境吗?”我自言自语道,可身上的痛不断刺激着我的大脑,告诉我这是真实。“杂种,你醒了。”“吾王,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“没有,这是真的。”“什么,我应该失败了才对啊。”“对,你是失败了,不过圣杯不知为何自己毁坏了。”“啊,吾王您没有被泥吞了吧?”“没有。”“那为何您和恩奇都都有了肉体呢?”“不知道啊,可能是因为你的执念吧,你自身的魔力凝成我们两个的肉体。”吾王摸着下巴说道。“不过羽翼,你已经不能使用魔法了。”恩奇都惋惜的说道。“呵呵,没关系,和你们在一起就是我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番外一

          吾王的城堡

        “吾王,小恩,你们在吗?”我对着诺大的会客厅喊道。天哪,这里这么大,为什么没有一个佣人?我在内心咆哮。“啊,是羽翼啊。吉尔不在,上来做一下吧。”恩奇都在楼上对我说。“哦。”擦,这么多的台阶,不知道我的伤刚刚好嘛?呼,终于上来了。恩奇都递给我一杯红茶。“小恩,你们那里来的钱买城堡啊?何况冬木有城堡吗,奇怪。”“吉尔的宝库里有好多宝石和金砖,变卖之后有好多钱,买300座也不成问题啊。”“咳咳。”呛着了,“城堡那么大,你们怎么不请些佣人呢?”“呵呵,吉尔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,佣人都被他吓走了。”小恩扶额。“哦,原来如此。对了,小恩,身体还好用么?”“嗯,很好用呢,羽翼的魔力纯度很高,磨合的很好呢。”“这样啊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“羽翼啊,我有件事不知该说不该说。”“什么事啊,你说吧。”“听吉尔说Berserker的Master是你的恋人(我的最后一个敌人)。”“嗯。”“那你们怎么会……?”“可能是我平时对她太冷淡了,让她觉得我不在乎她了吧。所以想用圣杯许愿我能多注意她,大概吧。”“这样啊。”“那你可要好好对她啊。”“不可能了,我们分了。”“是吗。”“行了,小恩,我没事。”“我知道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“这就对了,小恩,有事就来找我吧。我先走了,再见。”“再见。”我最后几乎是逃一般的离开了那座城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番外二

          乌鲁克时期,王城花园

  
        “呵呵,吉尔,你看我漂亮吗?”恩奇都的头顶上带着一朵洁白的花,他将头发撩到耳后,对吉尔伽美什笑着说道。“很漂亮啊,吾友。比往城里所有的女人都漂亮。”吉尔伽美什坏笑着说道。“比女人漂亮?我可是男人啊!”恩奇都有点小愤怒,“吉尔好讨厌啊。”“呵呵,吾友啊,你还真可爱,你可是我宝库中最耀眼的。”“诶,突然说这个干吗?”恩奇都歪着头说道。“呵呵,吾友你还真是迟钝啊。我的意思还是没有任何人能与你相比,包括外貌。”“怎么听……啊!”吉尔伽美什没有让恩奇都把话说完,而是一把把恩奇都拥入怀中。“嗯,吉尔你干嘛。”恩奇都知道现在自己的脸一定红极了。呵,真是良辰美景。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 发一个和本文无关的,这是cosplay的剧本
         某日,吉尔伽美什独自来河边。“呵呵,吉尔,你看有河啊!"恩奇都像个孩子一样雀跃着。“吾友,不就是···”吉尔伽美什被恩奇都泼了一身水,不得不止住了话语。“阿拉阿拉,对不起哦,吉尔。”恩奇都幸灾乐祸的说道。“吾友,你竟然敢偷袭本王。”吉尔伽美什假装生气的说道,便掬起一捧水向恩奇都破去。“嗯,吉尔好讨厌,看招!”恩奇都笑道。后来这场水仗升级到了打架。最后两个人都挂了彩,躺在河边,“呼,吾友,你还是那么能打。”吉尔伽美什喘着气说道。“吉尔你也不赖啊!”回忆结束。吉尔伽美什有些伤感的把头埋在膝间。突然,吉尔伽美什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向草丛走去,拉出了一个绿发少年,将他拥入怀中,“吾友啊,本王终于又见到你了!”恩奇都感觉到自己的肩头似乎是湿掉了。“吉尔,你哭了吗?”“混蛋,本王才没有哭。”吉尔伽美什带着哭腔说道。“吉尔,对不起啊,让你等了4000多年,现在我回来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