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障

死鱼

语死早怕说错话,只敢给太太点赞

这里已经从cp粮储存库变成玛丽苏堆放地了_(:3」∠❀)_慎重关注

别翻主页都是黑历史……

【麦雷/福华】dream

         等我写出来之后我才发现我太激动了OTZ,麦雷福华的剧情只占一半啊,其他都是写“我”       的啊OTZ梦里他们4个人是住在一起的,还有Lgnatius和Vogt是我随意百度的,卡罗一翻译我才发现是个法国名,什么鬼啊!麦哥抱的孩子是他和探长的无误。视觉错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破词,它就这么突然在我脑子里出现了。John的军装就是今年的圣诞特辑里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 当Lestrade结束案子回家时已经是不知几天后的早晨了,连续几天的高强度工作让他的身体有点吃不消,当他推门走进别墅的客厅之后立马倒在地上睡得不省人事。这可把路过的John和Sherlock吓坏了,好吧,其实被吓坏的只有John。Sherlock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探长到底怎么了,“哦,安心John,很明显,我们的探长只是工作太累需要休息而已。”说完拉着John便要离开。但我们好心的医生可不会让我们受累的探长躺在冷冰冰的地板上。在威胁Sherlock要是不帮忙把探长搬到床上就不陪他出去浪之后,Sherlock终于妥协了。

       “哦,Uncle John,Uncle Sherlock发生什么事了?Uncle Gregory这是怎么了?”Lgnatius刚刚用过早餐了就看到自己的三个叔叔如此狼狈的往卧室移动。

       “嗯,其实没什么大事,只是Gregory太累了。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帮我把家里的药箱找来,好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OK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 当John和Sherlock把Lestrade在床上安置好时Lgnatius正好抱着药箱跑了进来。John带上听诊器为Lestrade检查身体,Sherlock坐在一边捣乱,Lgnatius则乖巧的站在一边,期间Anthea走进来站在床头安静的看着John忙碌。

       “OK,”John边收拾药箱边说:“Gregory没什么问题只是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  Sherlock趾高气昂的用鼻孔喷出一口气:“我都说了Lestrade没事,都怪你太多事,我们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了,John!”

      “Sherlock这是帮助朋友不是浪费时间!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,嗯?我看你今天需要的是留在家里好好理解而不是出去瞎逛。”

      Sherlock在听了John压低声音的威胁之后立马露出一种痛苦的表情,眉毛拧成一团眼角红红的但却又忍痛做出可怜恳求的模样,声音颤抖的说:“John,我感觉我的旧伤又开始痛了。”真是要多真实有多真实。大家其实心里都知道Sherlock是装出来的,但每次John都不忍拒绝,每次都是John妥协,“好吧,这次先原谅你了,下次不要在这样了。”之后就是两人你侬我侬,Lgnatius表示不想被闪瞎眼默默退出了卧室。  

       刚走几步就看到了抱着孩子站在阳台上的Mycroft,她停住脚步向自己的叔叔打招呼:“欢迎回来,Uncle Mycroft。Uncle Sherlock和Uncle John刚刚帮Uncle Gregory检查了身体,现在他已经睡下了,Anthea小姐不用我说您也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Mycroft转过头对着自己的远房侄女点了点头表示他已经知道了,便转身进了Lestrade的卧室。

       Lgnatius待Mycroft关了门才转身离去,嘴角噙起一抹幸灾乐祸的表情,Uncle Sherlock和Uncle Mycroft一定又会吵上几句吧。Lgnatius在别墅中乱逛着,虽然她和弟弟同几位叔叔已经在这里住了近一个月了,但她还是喜欢这样在别墅中肆意游荡。走着走着她突然发现Aunt Mary站在唯一一处破损的阳台上。其实说破损并不正确,这个阳台在设计上和其他的并不相同,它比其他的阳台要大上一圈而且中间有一个约40cm的隔断,在隔断旁边还细心的加了台阶。现在这个阳台的栏杆已经脱落,只有延伸出来的地板孤零零的伸展着,看起来十分恐怖。Lgnatius看着站在边缘的Aunt Mary心里一紧,心说她不会自杀吧。Lgnatius赶紧连滚带爬的越过隔断,但她没有料到阳台只延伸到隔断外仅两步远,这着实让有点恐高的她有点吃不消,但既然已经来了也不好再退回去,她只好抱着膝盖坐在隔断上感受着似乎要把她吞噬的风。Lgnatius在那儿呆坐了好久才回过神来,心里盘算着到底该说些什么。眼神扫过悬崖边上的花园,悬崖边上并没有施加护栏,崖底的风吹拂着藤架上的叶子沙沙作响,看着就放在崖边的两把椅子她又忍不住想到谁会坐在哪儿呀,要是一不小心摔下悬崖可怎么办啊!在Lgnatius胡思乱想的这空档Mary还是直直的站在只有两步宽的平台上,眼神中没有焦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这时Lgnatius已经回过神来,她侧过头打量着Mary斟酌的开口:“Hmm……Aunt Mary你别难过啦。Uncle John和Uncle Sherlock他们两个是关系很好的朋友,他肯定对你开枪打伤Uncle Sherlock这件事情很生气,但是毕竟你是他的妻子,所以他最后肯定还是会原谅你的。”但Mary还是只是静默的站在那里仿佛是与这宅子一同诞生的雕像。Lgnatius再次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哆哆嗦嗦的越过隔断回到屋子里去了,她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明白了,她的丈夫已经看清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 Lgnatius继续在宅子里转着,当她路过书房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想吃些零食但宅子里并没有,于是她又转到花园去找她的弟弟Vogt。“呐,Vogt,陪我出去一趟吧。”她撑着腮帮百无聊赖的抚摸着一朵红色的花。

       “OK,但前提是你放开我的花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好吧,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对这些东西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  两个人收拾妥当和管家告了别,一同走出家门。但还没走出多远,两个孩子就吸引了Lgnatius的目光,女孩倒没什么奇怪的,但是那个男孩儿却怎么看怎么不正常,右小腿似乎受过伤让他走路摇摇晃晃,一股风刮过吹起他残破的裤脚露出一道狰狞的疤痕,但最可怕的是他的手中拿着一只铳火枪。那两个孩子摇摇晃晃的向他们靠近,Lgnatius把Vogt护在身后,她可不想让她年仅十五岁的幼弟受到什么伤害,她面向那两个孩子一面的观察着他们一面缓慢的与他们拉开距离。但这两个孩子似乎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兴趣,不一会儿便走远了。

      Lgnatius小小的松了一口气,但她还是不敢放松警惕一面走着一面环顾四周生怕再有什么危险。走着走着她忽然发现再前面的悬崖上似乎挂着一个鹿角头饰,她在心里盘算着,那个东西看起来似乎是全新的,白色的鹿角傲然挺立,深蓝的花朵苍翠欲滴,那它为什么会被丢弃呢?哦!Lgnatius被它深深的吸引,她拉着Vogt走到悬崖边上想要看清它的样子,但她走近之后才发现那并不是什么头饰,而是一大束被固定在白色树叉上的深蓝色的玫瑰。Lgnatius心中一震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名字—— Moriarty!虽然心中觉得并不可能,但是前两次Moriarty出现的时候她都看到了这样的花束。

      “Oh,my god……Vogt我们赶紧回去!”Lgnatius心里很慌但又觉得有哪里不对,Moriarty是提供犯罪咨询的就算他要出现在哪也不可能好心的给别人提醒吧,但前两次他出现的时她确实看到了花束。有哪里不对?但究竟是哪里不对呢?她不知道,她无法思考,她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往家里赶去。

      就在离家不远处她又看到了那两个孩子,他们正在她家门口残破崩落的阳台将他们掩埋!家里的管家与仆人听到骚动立刻赶了出来,有人拨打的报警电话,有人在搬石块,有人去叫主人们……等Lgnatius气喘吁吁的跑到门口时,家里的大人们已经在客厅商量事宜了。Lgnatius第一眼看到的是Lestrade,她大声叫到:“Uncle Gregory,Moriarty回来了!”

     “什么?!”Lestrade闻言大吃一惊,快步从屋内走了出来,“你说什么,Lgnatius?”

      “跟我来,Uncle Gregory,我看到他留的……威胁了。”说完她就带着Lestrade向那支花束跑去。

       当他们到达那里的时候,已经有警员等在那里了,想必是接到了Mycroft的指令。

      在Lgnatius在原地喘气的空档,Lestrade已经上前去检查崖边的箱子了,Lestrade再问Lgnatius问题,但她听不清自己的叔叔再说什么,或者她听到了但她的大脑无法旋转,她只能尴尬的浑浑噩噩的站在那里,盯着Lestrade的在箱子中寻找线索。就在她快要崩溃的时候旁边的女警员拉了她一把,“Lgnatius小姐,你能描述一下发现它时的场景吗?”

      “嗯?哦,是的,没问题。当时我和我的弟弟走在小路上,因为遇到了两个奇怪的持枪的孩子,所以我一路上都在注意四周的动静。然后突然间我就发现了一个鹿角头饰挂在悬崖上,要知道最近我挺迷这个的,但当我走近之后才发现着只是个该死视觉错视!”

       “Lgnatius,注意你的措辞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抱歉,Uncle Gregory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然后呢?”女警员按住Lgnatius的头把她往下按,迫使她把那花束看得更清楚,“看到这花你想到了谁?”

       Lgnatius被女警员压着,这使她把那束花看得更清楚:银色的条纹镶嵌在每一瓣的翻卷处,银蓝恰到好处的交织在一起让它们看起来像是工艺品,但外围的枯萎显示着它们是生命并非人造。

       女警员见Lgnatius迟迟没有回答,又问到:“你想到了谁?”

       我想到了谁?当然是Uncle Mycroft啊,这还用问吗?但我知道这是Moriarty留下的。诶,怎么回事?Lgnatius的视线陡然一转,脖子上的压迫不见了,眼前的画面也改变了。悬崖上的护栏变成了一到半开的门,自己的手抓在门把手上,半只脚已经悬在空中,崖底的风疯狂的向上逃窜,这一感知让Lgnatius身子一僵定在了原地。然后她听见有人在对她说她的奶奶Carieall(卡罗,法国名字),然后粗鲁的把她从门边拽开,她抬头却看见Moriarty狰狞的脸;然后她变得虚无透明看着喜欢着维多利亚时期军装的John和Moriarty缠斗;  然后……梦醒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  END——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