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障

死鱼

语死早怕说错话,只敢给太太点赞

这里已经从cp粮储存库变成玛丽苏堆放地了_(:3」∠❀)_慎重关注

别翻主页都是黑历史……

【闪恩】吸血鬼设定什么的,赛高!

   就是这里了吧?恩奇都抬眼望向的高耸的城堡,这里便是那位传说中最残暴的吸血鬼领主——吉尔伽美什的根据地。啊啊,那群贪生怕死老顽固也真是的,谁说他是协会里能力最强的,什么嘛,明明只是为自己找借口不想去送死而已呀。

   “唉,算了,抱怨管个屁用啊!既然来了就上吧!加油!”最后一句是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泄气语调。妈蛋!谁特么打得过这个什么吉尔伽美什啊!传说中唯一一个能统治所有吸血鬼的女王和某个国王的儿子,就算是吸血鬼与人类所产下的杂种(果然还是这个词合适)他的能力也是凌驾于普通吸血鬼领主之上几十倍的好吗?自己这样进去真的不是送死吗?

   就在犹豫的时候,腰上的通讯器开始滴滴作响:“恩奇都啊,这个城市的人就靠你守护啦!请从吉尔伽美什手里救救这些可怜的人吧!”切,这群糟老头子真是阴险呐。竟然用这种借口来压他。“是是,我会的,请各位长老们放心,我一定会去讨伐吉尔伽美什的。”恩奇都将自己草绿色的头发绑好,原本偏中性的面孔显得英姿飒爽:“要上喽!”说罢,便迅速地向城堡突进。恩奇都所使用的魔法是土系魔法,这种魔法不仅能够操控土地,还能够将自己与土地同化,使用土地中的玛那进行攻击和防御。

  恩奇都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城堡,这座城堡简直空旷的可怕,虽然装饰奢华,却没有一个仆从,走了这么久竟然没有遇见任何一只吸血鬼是不是太可疑了?恩奇都停下脚步躲在一个角落里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,就在这时一个娇嫩的女声打破了宁静,“恩奇都大人,是你吗?”恩奇都眼睑猛睁瞳孔收缩,竟然被发现了。可这吸血鬼的下一句话,却让恩奇都感到很疑惑。“恩奇都大人,您终于回来了!为什么躲在角落里呢,快出来吧!从刚刚开始就感觉是您的气息,我带你去找吉尔伽美什大人,您不在的这段时间那位大人他真的不好过呀。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个样子,明明孤独的想要落泪却还是假装坚强。真是个倔强的孩子呢!哎呀,真不该这么说,要是被吉尔伽美什大人听到啦,一定又会板着个脸说‘沙姆哈特,你真是太放肆了!’”恩奇都听着这个女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感觉莫名其妙,但现在现身才是最好做法。沙姆哈特看着从阴影中走出的恩奇都会心一笑,“真是太好啦!您终于出来啦!走吧,我带您去找吉尔伽美什大人。不过您这身血猎的衣服可不太好,我先带您去换件衣服吧。”而恩奇都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,他任由这个名叫沙姆哈特的吸血鬼抓着他的手腕拉着他向前走。怎么回事?为什么这个女人和我长得如此相似?而且我感觉她的容貌是这样的熟悉?她叫我恩奇都大人还说吉尔伽美什在等我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恩奇都的脑子简直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 恩奇都不知被沙姆哈特拉着拐了多少个弯,总之是完全忘了潜进来的路线。终于沙姆哈特带着他停在了一个房间门口,“恩奇都大人,您去换衣服吧。房间里的一切都没有动,东西都是按照您走之前那个样子摆放的,您不用担心会找不到。”恩奇都盯着房间的门,疑惑更深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以前住在这里吗?怀着深深的疑惑,恩奇都迟疑的打开了房门。门里的一切简直让他不敢相信,房间里的一切确实都是他所心仪的,但却也是价格高的他不敢多看一眼的,但现在却都摆在他的眼前。沙姆哈特看到他呆呆的站在门口,不解的问,“恩奇都大人,怎么了吗?从刚刚开始您就很不在状态?难道是房间里有什么不对?啊!这里都是吉尔伽美什大人亲自打扫的,难道大人他动了您房间的东西?”“不,没什么。一切都很好。”恩奇都快步走进房间关上房门,打开衣橱随意挑选了一件衣服穿上。总之见到吉尔伽美什什么都解决了吧?他看着镜中身着华丽西装的自己低低地笑了。

   沙姆哈特带着恩奇都穿过昏暗幽长的走廊,来到了城堡的最顶层。

   “恩奇都大人这里就是吉尔伽美什大人的房间了。进去吧,去给大人一个惊喜!”沙姆哈特微笑着为恩奇都打开房门,示意他进去。

   “吱呀”沉重的门扉发出的叹息,似是欢喜又是哀叹。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华美的大床,梦幻的缀着金色滚边的瑰红色帷幔从屋顶垂下,四周装饰着娇嫩欲滴的红色玫瑰,玫瑰外围竟还有潺潺的流水。啧,真是奢华至极,真不愧是有钱人呐。恩奇都在心里如此默默感叹着。

   “沙姆哈特,我应该告诉过你,不要随便来我的房间吧。”傲慢而又无礼的声音自帷幔之中传出。

   好熟悉,这就是吉尔伽美什的声音吗?既然不知道之前是怎么称呼的,那还是不要加算了。“是我哦。”恩奇都故做轻快的开口。

   “恩奇都?!”维慢被人猛的拉开,一个人影轻易的越至恩奇都的面前,紧紧地拥住了他。喂喂,太夸张了吧!他离我至少十米呀,中间还有障碍物,怎么可能轻易的到达我的面前啊。恩奇都觉得自己浑身都僵硬了。但吉尔伽美什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,只是自顾自说着:“恩奇都,吾友啊,你终于回来了!我原谅你了,不要再离开本王了,好吗?”说到最后声线似乎带了几分颤抖。

   “好的好的,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。”恩奇都抬起手缓缓地攀向男人的肩膀。“因为……”从衣袖中翻出匕首狠狠的向怀中之人心脏位置刺去,“你就要死了啊,呵呵。”

   “咳咳,恩奇都?”吉尔伽美什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向后退去,“你竟然……”

   “呵呵,任务完成!”恩奇都丝毫不理会吉尔伽美什的疑问,自顾自的笑起来,最后扩大成一个嘲讽的笑脸,“吉尔伽美什啊?你到底在期待什么?我可不是那个你所思念的恩奇都啊。我只不过是一个奉命来杀你的吸血鬼猎人而已,呵呵。”说罢还笑出声来,但那平时听来悦耳的笑声现在总是有一股说不出的意味。

    “啊!天呐!恩奇都大人您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听到骚动的沙姆哈特冲到屋内难以置信的对恩奇都叫到。

    “因为我是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头突然开始剧烈的疼痛,“唔,”恩奇都捂着脑袋蹲坐在地。

    ——呐!以后我就叫你恩奇都好不好?

    ——恩奇都,从今以后本王所有的一切都分你一半。

    ——你为何哭泣?是后悔站在本王这边了吗?

    ——恩奇都,你睁开眼睛看看本王啊!

    这些奇怪的记忆像潮水般涌入脑中,恩奇都失神的看着沙姆哈特怀中沾满鲜血的吉尔伽美什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“呐,母亲大人这是什么?”年幼的吉尔伽美什看着自己的母亲宁孙女神。

    “这是朋友送来的人偶,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呢。”宁孙女神微笑着揉了揉怀中人偶那碧绿的长发,“如果好好的对待他,说不定哪天他就会有了思想,变成你的朋友了。”

    吉尔伽美什眼睛闪亮亮的望着母亲,“真的吗?真的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吗?”

    “嗯,对哦。我的朋友和我一样。”宁孙女神慈爱的望着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 后来,宁孙女神与自己的丈夫一同去各地旅行,将尚且年幼的吉尔伽美什交给最优秀的侍女沙姆哈特照料。

    吉尔伽美什坐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玩弄着人偶的头发,“呐,我说你啊,都在我身边呆了十年了,为什么还是没有生命呢?难道母亲是骗人的?不可能呀!喂!本王命令你赶快醒来!”吉尔伽美什麻利的从床上站起,指着人偶的鼻子趾高气昂的宣布,可人偶一点反应,自讨没趣的吉尔伽美什离开了房间,去寻他那只四处乱跑的雄狮。

    谁在对我说话?人偶费力的睁开眼睛,抬眼时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少女,他比少女的美貌深深折服,下意识的去模仿,而后意识又陷入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 傍晚吉尔伽美什回到房中,看到人偶的面容发生了改变,“沙姆哈特!你是不是来过我的房间,你对我的人偶做了什么?”

    被呼唤的沙姆哈特匆匆赶来,看到人偶的变化也是吃了一惊,“这……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!对了,我在收拾您房间的时候感觉人偶的眼睛眨了眨,难不成他真的活了?”说完又摇了摇头,“不可能呀!人偶怎么会活了呢?”

    但吉尔伽美什听了这句话整个人为之一震,跑到人偶旁边将其拥入怀中,“喂!你醒醒!你真的有了生命吗?”

    吉尔伽美什感觉人偶动了动,然后一个淡淡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,“唔,你好烦啊!打扰我休息了!”

    “嘁,你敢违抗的王的命令。”

    “不管你是谁,总之不允许你打扰我!”

    “真是太狂妄了!”

    嗯,然后他们两个就打了起来。最后两个人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。

    “呐,以后我叫你恩奇都好不好?”

    “恩奇都?好啊。”

    今天是百年一度的吸血鬼赶来朝觐的日子。吉尔伽美什虽然是世袭了其母的地位,但能力也是不容小觑的。自从以前收拾了一个吸血鬼在中威望很高的领主之后,也没人敢上前挑战他的地位。

    此刻吉尔伽美什坐在王坐上,示意恩奇都坐到他身边。恩奇都虽然不太乐意,但还是顺从了挚友的话,“喂!吉尔,你是不是搞错了?这里可是王后的位子呀。”吉尔伽美什望着他微笑了一下,“自从你坐上之后就没有这个意义了。”随即他站起身来,威严的宣布:“从此之后本王的挚友——恩奇都与本王共享王座!恩奇都,从今以后本王所有的一切都分你一半!不管是王座,财富,还是女人!”

    突然画面陡然一转,变成了吉尔伽美什悲伤的容颜,“恩奇都啊,事到如今你为何哭泣,是因后悔站在我这边的吗?”王为挚友拭去腮边的泪水。

   “并非如此,我亲爱的吉尔。”恩奇都握住吉尔伽美什的手,“我只是想到你今后将孤独的活下去,就不禁泪水长流。”

   “你既知如此,为何还要离我而去!”

   “吉尔,别这样。真正的王者,必须要学会舍弃!”

   “闭嘴!本王不许你死!这是命令!”

   “吉尔……”

   “恩奇都,你明知道的。我什么都能舍弃,却唯独不能舍弃你。”王执起挚友的手,亲吻他的手背,卑微的祈求他留下。

    “我的王者,请你不要为了我哭泣。就算我的肉体消逝,我的灵魂也会永远追随于你。所以,请不要在这里止步,向着你所认同的王道勇敢的迈进吧!”恩奇都将吉尔伽美什拥进怀中,吻去他眼角的泪水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恩奇都,你曾承诺过,你会永远陪在我身边的啊。你睁开眼睛看看本王啊!王抱着挚友的身体低声哭泣,七天七夜不肯离去。直到最后王者终于相信挚友早已死去。『他把朋友的遗体小心翼翼的包覆,就像为新娘穿上嫁衣。』(这句话出自《吉尔伽美什史诗》译本)他把他放在哪里铺满鲜花的棺木之中,小心翼翼的安葬在从他的窗户可以轻易望见的地方。

    唔,这是我的记忆?!恩奇都难以置信的望着沙姆哈特怀中脸色苍白的吉尔伽美什。这都是我做的!恩奇都站起来,跌跌撞撞的推开沙姆哈特把吉尔伽美什拥进自己的怀中,“喂,吉尔,你在骗我吧?我知道你是骗我的……你可是神啊,不是什么吸血鬼……呐,睁开眼睛看看我啊!吉尔!”

    沙姆哈特走过来拍拍恩奇都的肩膀,语气疼惜的说,“恩奇都大人,您还是放开吉尔伽美什大人吧。大人毕竟还是混有人类的血脉,不治疗一下的话也是会危及生命的。”

    恩奇都听了之后乖乖放开吉尔伽美什,让沙姆哈特替他治疗,自己则呆愣愣的站在一旁,梳理自己的记忆。

    吉尔伽美什并不是吸血鬼而是神与人的结合体。原本世界是由神所统治,吸血鬼接受神的庇护,而人类只不过是牲畜一类的生物。但因神与吸血鬼都有很长的生命,所以并不在意后代的繁衍。而人类则不同,寿命很短却拥有家庭的概念。于是当神与吸血鬼反应过来时,这个世界的大半已经都是人类了。不知是哪个人类先发起反抗,说:“伙伴们啊!神从来不庇佑我们,他们的眼中只有那凶残的吸血鬼,让我们反抗吧!反抗这不公的命运!”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,自此以后展开了长达百年的吸血鬼与人类的战争。那神呢?神已经没有能力再去管这些了,随着时代的发展,神的统治也开始衰落,他们自己称为“诸神的黄昏”。而吉尔伽美什也是因此诞生的,但令神万万没想到的是,宁孙竟然真的爱上了卢伽尔班达,吉尔伽美什也并未实施他们所希望的统治。于是安努命令阿露露创造了恩奇都,将其送到吉尔伽美什的身边再将他收回,借此让吉尔伽美什知道神的暴怒。但最后的一环却脱离了神的控制,恩奇都的尸体被人类偷走了。人类用他们自己研制的炼金术,复活了恩奇都,但也是因为炼金术并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阴差阳错的导致恩奇都只有醒来时的记忆。但这也给人类的计划制造了便利,没有记忆的恩奇都更适合刺杀吉尔伽美什,不是吗?

    “恩奇都大人,已经处理好了,您要不要去看看?”沙姆哈特将走神的恩奇都唤回。

    “对不起,沙姆哈特。”恩奇都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低着头不敢看沙姆哈特。

    沙姆哈特笑着揉了揉恩奇都的头,“傻孩子,你能回来就好。至于刺伤吉尔又不是你的错,要是真深究起来,可是我的错呀,没有发现你的奇怪之处。”

    “怎么会是沙姆哈特的错呢。”恩奇都急忙摇头否定。

    “恩奇都大人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也还是一点没变啊!快去看看吉尔伽美什大人吧,不然他又该生气了。”

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 恩奇都坐在床边,望着吉尔伽美什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,“呐,吉尔,你醒过来好不好?对不起,是我错了……你不是神么,恢复力怎么这么差呀……你要是醒过来,我……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?”

    “你说的,可不许反悔。”吉尔伽美什虚弱的说。

    “呜哇,吉尔,你终于醒了!嗯,我什么都答应你。”

    “那本王命令你!以后永远不许离开我!”

    “就这样吗?”

    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 “嗯!我永远不会离开吉尔了!”

    END
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