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障

死鱼

语死早怕说错话,只敢给太太点赞

这里已经从cp粮储存库变成玛丽苏堆放地了_(:3」∠❀)_慎重关注

别翻主页都是黑历史……

【闪恩】二逼王和他的基友(并不是)

   醉了!受不了闪闪这个二逼了!接闪闪进入土狼结界那里。

  “你这个赝品竟然妄想打败本王,真是太可笑了!”吉尔伽美什打开了更多可供宝具通过的魔力漩涡。

  各种宝具裹挟着风声高速袭向士郎,却被士郎 一一化解。

  呐,吉尔……

  吉尔伽美什瞳孔微睁,这个声音是!恩奇都!

  使用EA吧……

  恩奇都,你是觉得本王赢不了这个赝品吗?!

  吉尔,我并没有这么想。你也知道对界宝具的威力吧!在这里那个孩子的能力会被强化,而你的则会被削弱。(印象中是这样)

  嘁,就算这样,我也会打败他的。至于你,吾友,你就好好看着吧!之后我会和你好好讨论一下你的罪行。

  唉,好吧。你要小心啊,吉尔。

  漩涡再次大量出现,可这次插在地上的剑竟然自己飞身上前。士郎那个家伙也借着剑的掩护,来到了吉尔伽美什的面前。吉尔伽美什只得拿剑抵抗。

  “吉尔伽美什,你和我一样,都只是个半途而废的人。”那个小鬼不知死活的口出狂言。

  吉尔伽美什不知怎的却想到了恩奇都死去的时候,看着他在自己的眼前慢慢失去生机,死亡,腐烂。之后他抵达地狱,寻求不死药,都是为了复活恩奇都,可却皆以失败告终。然后吉尔伽美什回想起了他的愿望,并不是“圣杯是我的,我只是要将染指王的宝物的贼人诛杀”这样的借口,而是出于“我想恩奇都回到我的身边,不管是现实还是英灵座”这种美好而天真的希冀。

  当他意识到这点时,他突然觉得愤怒:“你以为你真的能赢我吗?你这个杂种!”“啪”手中的宝具竟然因为承受不住他的愤怒而断裂。

  嘁,吉尔伽美什向后跃起与士郎拉开距离,同时打算再次随意拿出一把宝具。等等,还是使用EA吧。但在这犹豫的瞬间士郎已经欺身上前。唔,被砍断的右臂剧烈疼痛着。

  小心!

  恩奇都的声音再次在脑中回响。

  但已经躲避不及了,伤口从右肩一直蜿蜒到左腹部,但并没有太深,不然内脏流了一地的就太没有形象了。(什么鬼形容啊)

  士郎撤掉结界,“你输了,吉尔伽美什。”

  吉尔伽美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圣杯的黑洞就突然出现在了他身边。“ 可恶!竟然想反噬本王吗!”

  黑洞突然扩大,将吉尔伽美什吞入其中。“刷啦”天之锁自动从宝库中飞出,一端缠在了士郎的右腕一端缠在了吉尔伽美什的腰上。

  吉尔,坚持住……

  “小鬼,你可要站稳了。直到本王回到你的身边。”(这翻译真是太醉人了)

  “啧,你这狡猾的家伙。” 这次的声音并非来自脑海,而是传于吉尔伽美什的面前。随着一阵金色的涟漪恩奇都出现在了吉尔伽美什的面前,手里握着远处红A射来的箭,“真是阴魂不散。”手上兀自用力,箭便破碎成点点星光。在将吉尔伽美什拉出黑洞的同时调动土地中的魔力攻向红A,嘴里吐出与外貌不符的狠毒话语,“妄想伤害吉尔的人都去死吧!你也是时候成为圣杯的养料了,archer。”

  强大的魔力流自泥土之下奔涌,带着恩奇都的愤怒。红A微睁眼睑:“你竟然能……”控制地脉。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,红A就消失在了强大的魔力流中。

  黑洞在吸收了最后一个sevtant后终于消失了。

  此刻士郎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“你这混蛋!你做了什么?为什么要帮助吉尔伽美什这个暴君!投影,开始——”

  恩奇都环抱着吉尔伽美什,轻瞥了士郎一眼。“真是狂妄的小鬼,你以为你所坚持的就是真正的“正义”吗?别太自以为是了。至于战斗的话,有的是时间,但不是现在。”恩奇都能感觉到吉尔伽美什的魔力反应变得越来越弱,搭在他肩上的手已不似方才那么有力。要是不赶快治疗的话,吉尔会死的!恩奇都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冰冷了。立即带着吉尔伽美什赶往最近的医院。

  医生们突然出现在大厅的两人下了一跳,但出于医生的职业素养,他们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将吉尔伽美什送进了手术室。

  “那个……”小护士羞涩的打量着面前白衣白袍,长相秀丽,有着草绿色长发和瞳仁的恩奇都,“你需要包扎吗?”

  “谢谢,不必了。这些血都是那个自大的家伙留下的。”恩奇都的语气虽然温柔,但眼睛却一直盯着手术室。吉尔啊,当我快要死去的时候,你也是这种感觉吗?悲伤,愤怒却又无能为力。

  不知过了多久,吉尔伽美什才被推出了手术室。当看到吉尔的瞬间,恩奇都悬着的心才放下。他用心记下医生的每一句话。

  呐,吉尔,赶快醒来吧!恩奇都握着吉尔伽美什的左手。看着他安详的睡颜。吉尔也只有在睡着的时候,才会露出这种像孩子一样毫无防备的样子啊。但是现在我却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啊!吉尔,赶快醒过来吧!

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吉尔伽美什身上,使他俊美如铸的脸趋于柔和,金砂般的短发闪烁着耀眼的光泽,蝶翼般的长睫微微颤动,露出石榴红色的竖瞳。(闪闪好美^q^)吉尔伽美什向左微微侧头,用极温柔的目光注视着那令他魂牵梦萦的挚友。能让他露出这副表情的只有恩奇都一人啊。

  “唔,”恩奇都揉了揉眼睛,“吉尔,你醒啦!感觉怎么样?”

  吉尔伽美什看着恩奇都因刚睡醒而略带雾气的绿眸,水润的嘴唇一张一合,只觉得有点恍惚。啊啊,没想到还能再次见到他。

  “嗯?吉尔?”恩奇都看着吉尔伽美什空洞的眼神有点疑惑,难道是身体还没恢复?啊!是不是因为还没有补充魔力*啊!

  当吉尔伽美什回过神来时,眼前就是挚友放大的脸以及划入口腔的舌。两条舌在口腔中相互追逐,手也不安分的滑进衣服里。恩奇都不满的轻咬吉尔伽美什的舌尖,示意他安静。真是的,补充魔力时都不安分。恩奇都觉得吉尔伽美什的魔力恢复的差不多时才放开他。

  “吾友,来吧!”吉尔伽美什表情严肃的拍了拍床,嘴里却吐出轻佻的话语,“我们来做*吧。”

  恩奇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“做什么啊,你身体还没恢复呢。断臂王。”

  “没关系,”吉尔伽美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表示自己的身体很好,“但是我觉得我的魔力还是差好多啊,再来补充一些吧。”

  “胡说,我明明把你填满了。”

  啧,吉尔伽美什摸了摸下巴,这个形容怎么这么淫荡呢。“真的不够啊,来吧,吾友。”

  恩奇都看着吉尔伽美什一脸期待的望着他,只能无奈的点头答应。唉,这位孤高的王也只有对着自己时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啊。而且借着这个机会增进一下感情也不错啊。

  经过一番折腾之后,吉尔伽美什终于恢复了精神,不过好像有点亢奋啊。这在病房里大大咧咧光着身子算什么啊,要是被查房的护士看到影响可太不好了。“喂,吉尔,把衣服穿上啊。”

  吉尔伽美什回头看了一眼恩奇都,淡然的开口:“本王的身体比那华美的钻石还要耀眼,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见不得人的地方。*”(卧槽,太中二了!)

  恩奇都打卡巴比伦之门,随意抓了一件吉尔伽美什近几年买的衣服扔到他脸上,“把衣服穿好!中二王。”

  “唉,知道了。吾友,许久不见你真是越来越粗鲁了。”说罢还故作惋惜的摇了摇头。

  “嘁,你找打啊!”恩奇都也为自己选了一件穿上,不过好像有点大啊。

  “啧,”  吉尔伽美什微微挑眉,“你穿成这个样子是在勾引我吗?恩♂奇♂都♂”

  恩奇都并不想在和吉尔伽美什讨论这种色情的东西,干脆转移话题,“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现世吗?”其实也不算是转移话题,他是真的很想知道。

  “嗯,我大概也能猜到,你见过盖亚*了吧。但至于用了什么手段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 “哇!真不愧是吉尔!”恩奇都颇为崇拜的看着吉尔伽美什,“我和盖亚打了赌,赌你若是听到我的声音后承认你真正的愿望是关于我的,就让我陪在你身边,不管是现世还是英灵座。吉尔,对不起啊,让你孤独了这么久,以后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。”微微轻笑,“至于用了什么方法过来的嘛,我不是能和你共度用王财嘛。只要打开王财,走进去,打开王财,走出来。嘿!我真是太机智了!”说完自豪的插腰望向吉尔伽美什。

  而吉尔伽美什则露出了一个如冬日暖阳般,只独属于恩奇都的的微笑,“我警告你,以后要是再轻易离开我,我可不会这么容易原谅你了。”

  “嗯,以后不会啦。”

  “还有,你们竟敢拿本王来打赌,真是太狂妄了。”

  “我是真的很想见到你呀!没有吉尔我也很孤独啊!”

  一个月后

  “唔,”恩奇都在医院门口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“终于离开这个充满消毒水和死亡气息的地方啦!”今天的恩奇都穿了一身休闲服,头发高束成马尾,草绿色的眼眸闪闪发亮,给人一种柔和温暖的形象。

  “我早说要离开了,是你死活不同意,我还以为你对这里很有感情了。”吉尔伽美什则穿了一件黑色衬衫和一条白色长裤。虽然是很普通的装束,却依旧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。

  “嘁,我可是为了你呀!肉体可比不上能灵子化的身体,还是小心点儿好。”

  “嗯,好的,我以后会很小心的。”

  “吉尔,你给我端正态度。这敷衍的语气算什么啊。”

  “没有啊,吾友,我明明很真诚的……”

  “哼,最好是这样。吉尔,我们去旅行吧!我想好好看看这个四千年之后,没有王的世界。”

   “嗯,好啊。”

注*

  补充魔力就是体液交换。

  接吻和做爱在乌鲁克时期是拉近关系的方法。

『本王的身体比那华美的钻石还要耀眼』出自游戏《fate/extra CCC》『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见不得人的地方』出自漫画《魔法少女伊利亚》。

  盖亚是地球的灵魂。

  闪闪需要补魔是沿用《fate/zero》的设定。

评论(2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