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障

语死早怕说错话,只敢给太太点赞


这里已经从cp粮储存库变成玛丽苏堆放地了_(:3」∠❀)_慎重关注

啊,这个闪,我仿佛又找到了当初爱上的感觉(捂胸口)

神秘电饭煲:

就很像变态😂……

什么?竟然还要拯救人理?!

        ⚠慎入 
        ⚠玛丽苏
        ⚠ 嫖库丘林
        噗,写了五千多字的文档说不见就不见,好不容易找回了三篇赶紧扔这儿存个档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我尬勒底我对狗子的喜爱程度是c>a>l>旧狗。但是因为AC搞水仙a的占有欲超强所以基本没办法骚扰C,A也除了C并不会跟其他人很亲密。所以我每次都是去骚扰L,因为师匠没有在尬勒底所以L也并不会拒绝甚至是很享受。至于旧狗毕竟是较其他三只比较年轻的版本,所以并不会经常和我们混在一起混乱恶。


         大晚上睡不着就容易胡思乱想

         “呐,クーフーリンさん(库丘林先生)我睡不着,想听你的声音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~想让我给你读睡前故事吗?还有那个奇怪的称呼是怎么回事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诶嘿,只是最近喜欢这个发音而已。是不是睡前故事都行哦,故事也好呓语也行,纯粹只是想听你的声音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明白了,在你睡着之前我会一直说下去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。”
        库丘林拨了一下因睡姿问题而跑到少女脸上的头发,俯身在她的额头留下一吻。
        “晚安,master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反正对于英灵座的你来说我只不过是寥寥几行的记录而已,我拥有的终究不是真正的你。心好痛,这种失恋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啦!
         “呜哇,master,你怎么突然哭起来了!”对面的瑟坦达震惊的看着Lgnatius,“我为你搭配的菜色就怎么难吃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欸,没有啦!很好吃的,瑟坦达挑的都是我喜欢吃的啊。”Lgnatius胡乱的抹去脸上的泪水,可是眼泪怎么都止不住,“欸,我这是怎么了,就是止不住啊,哈哈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嘛,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坐在旁边的caster拿起纸巾想为Lgnatius拭去泪水却被挡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少女慌乱的起身,椅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吱声。 “啊,抱歉,我……先回寝室了!”说完便落荒而逃的离开了食堂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是怎么了?”Lancer对刚才发生的情况一脸状况外。
        “果然还是我的错吧。”瑟坦达低落的看着Lgnatius的餐盘。
        caster看着Lgnatius离去的身影说道:“她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啊?”
        啊啊这感情果然只是虚幻,不管是瑟坦达、caster还是Lancer他们都只是名为库丘林的英雄的投影,等他们回到英灵座之后就会忘了和我在一起的一切吧。不管是一起战斗也好,一起生活也好,这所有的一切都不可能真实的传达到他的心里吧,毕竟我们终究不是相同的存在啊。但是我果然还是喜欢你,喜欢到哪怕只能成为几行记录也想要触碰你的地步!

      今天晚上看视频因为大狗的屁股和腿炸了,码了这篇,然后又因为去p站找配图又炸了,关注了一位画画超好看的太太。我现在好想对着窗外疾呼“御子殿,我爱你”啊!

      Lgnatius来到从者区的库丘林休息室前轻轻敲了敲门:“打扰了,Lancer在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唔,又是来找这家伙的,真狡猾啊,我也想和master一起睡呢。”caster半真半假的开玩笑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哎,我倒希望master不要叫我,说实话我有点招架不住。”瑟坦达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抓起一个枕头抱在怀里,“master说黄段子的技术一点也不比我差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喂喂,我说你们两个就只是坐在床上吐槽吗,好歹帮忙开下门啊。”Lancer在他俩闲聊的时匆匆套好衣服。“来啦,master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嘁,又不是来找我们的。”这点两人倒是出奇的一致。
        Lancer拉开门侧身靠在门框上:“怎么了,master,晚上一个人害怕到睡不着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嗯,是呀,晚上的宿舍好可怕呀,我一个人睡不着呢,所以就来找Lancer你了,和我一起睡吧。”Lgnatius不知羞耻的向Lancer发出邀请。
        Lancer揉了揉头发,在心底叹了一口气,自己master一直都是这样豪爽呢。“就知道你会这么说,走吧,master。”
        Lgnatius等库丘林拿上东西关好门之后挽上了他的手臂。两人静静的走过迦勒底的从者区,听着各个时代的英雄们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 Lgnatius关好房门提议道: “Lancer你去洗澡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哎?我今天早上才刚洗过。”虽说并不害羞在女性面前裸露身体,可是每次master那犹如x光一般的视线真的是让人招架不住啊。
       “这是命令,而且我想看。”
       呜哇,真是直白到让人无法反驳啊,只好乖乖服从了。
       见Lancer乖乖进了浴室Lgnatius哼着小调给自己泡了杯咖啡,坐在床上直勾勾的盯着透明玻璃后的躯体。这宿舍也不知是谁设计的——双人大床加上透明的卫生间,怎么想都应该是用来干这种事的吧。
        平日束起的蓝色长发湿漉漉的搭在背上遮住了线条流畅的背脊,水珠顺着腰窝划过饱满的臀部有几滴滑进股缝,修长的双腿隐现于水汽之中 。有点色气啊。Lgnatius舔了舔嘴唇,尔后灌了一口咖啡,之后继续看着这具躯体发呆。
        “久等了,master。”Lancer将擦头发的毛巾放在椅背上,“接下来睡觉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,先把头发吹干。”说完噔噔噔跑下床拿出吹风机。
        蓝色的发丝摸起来很舒服,有一种想要舔一口的冲动。不,这是什么怪癖?而且人家刚刚洗完头就留口水在上面有点恶心啊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以了。”吹好的处于上部的短发柔软的倒在额前,别有一番风味。
        两人在床上躺好,Lgnatius的手搭在Lancer的屁股上,双腿纠缠。
        “Master,有没有人说过你是痴女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闭嘴,睡觉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,害羞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有好吗。”这个人怎么这么烦,脸上的笑容和双眼都有一种让人炫目的魔力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,被我迷住了?”那眼里红色的骄傲真好看。
        啊啊,早就已经陷进去了啊。
        “赶紧睡觉。”不爽的咬了咬他胸前的殷红。
        “嗨嗨,我知道了,master。”
        库丘林的怀抱好暖,有种安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就这么喜欢我吗?”结束战斗的库丘林连一个眼神也不施舍给Lgnatius,只从敌人的身上拔出染血的朱枪,向侧一扫甩掉枪上黏腻的血液。
         少女倔强的抿着唇,眼神死死的盯着他,似乎想要看穿他的心。“喜欢啊,喜欢的不得了。”说完她啐了一口,飞快的跑起来借着那股劲把那人撞倒,“我可是喜欢你喜欢到想操死你,想把我的心脏都给你啊!”她抵着他的脊背,扯着他的辫子,在他耳边恶声恶气的说,“库丘林,你给我转过来,老子现在就操死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呵呵,”库丘林轻笑着,“老子到底在纠结什么啊,我不是早就知道我的master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吗。”他撑起身子回头看她,“我的master一直都是个只顾着自己恋爱,把拯救世界当做游戏的人啊,怪不得没什么稀有的从者愿意来迦勒底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少女从他的身上下来顺势躺在他的身边,盯着与她相处了近两年的人,“别人都不重要,有【你】就好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,还真是贪心的master,这时候还想的是【我】。下次别再随随便便冲进战场了,太危险了,我可是会心疼的。”他轻轻的摩挲了下Lgnatius的太阳穴上伤口的血痂,“躲不开怎么办?”
         她拉过他的手轻轻吻了吻:“不会有下次了,我保证……大概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还真是不让人省心的master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写着写着又跑偏了,我还想晚上喝酒发展一下呢(日服2017情人节梗)

         狂王来我迦勒底吧!

         来吧,请自阵中现身,我愿献上我的血与石。
甚至我的一切,待一切尘埃落定,你的巨尾将拥有我的肉体,你的枪将拥有我的灵魂。

我抽到了!经过150次的奋斗之后我终于拿到乌鲁克的居住证了!王啊!我爱你!

好可爱!请尽力传播gaygay的气氛吧!

佚川:

试着把刚一破的伯爵带到监狱塔副本打了一次……效果拔群…(( 

锁龙井

胡乱写写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是一条小有修为的白龙,再海泉过着还算自在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一个人找到了我,他的样子我已经记不得了,只记得他对我说:“龙神大人,我们再规划新城时发现了几口海眼,想必将来成落成之后定是隐患,所以希望您借您之力镇它几年。等桥旧了,修起桥翅了,路灯朝上不朝下的时候您就可离开,以后百姓们也会建庙供奉您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看着他满怀真挚与期待的眼神,我知道他说的都是实话。我身为龙有漫长的生命,桥旧了,修起桥翅了,路灯朝上不朝下又能有几载呢?“建庙供奉就不用了,我只要帮了你们也算大功一件了,够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然后我便去了那海眼,看着人们一点一点建起新城,可那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,腻烦之后我陷入了沉眠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睡不知是多少年,等我睁眼之后发现我的头顶之上建了一座岳王庙,桥也还没修,是我呆的时间还不够吗?
        于是我继续等着,大概是过了几百年,我注视着人间的变化,期间也有人来拉过绳索,我以为是时间到了便向上飞去,可我刚刚到井口他们又将绳索放下,我只好又回到井里,我又等啊等啊,可是一直没有人告诉我时间到了,他们是把我忘了吗?
        不,怎么可能,一定是时间还没到,他们一定不会忘了我的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人类都是善良的生物啊。

梗就是锁龙井的传说和逸闻。

把自己写哭也是没谁😂龙好可怜,为什么要骗他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妈呀!小加菲!

東京塗鴉-贱虫不足-饥饿脸:

看到RR跟加菲小时候的照片真是有够可爱的~角度刚好~^皿^

痴汉般一直盯着隔壁喝饮料的小天使。

加菲说他小时候的故事,不管再坏的学生,他都会给对方一个抱抱...他说对方肯定有苦衷...然后就反被欺凌,尽管恶霸欺负他,他还是觉得对方需要温暖,虽然他说这是挺不健康的情况......。


就加菲童年这个梗:

校园恶霸X一个抱抱的小天使

我跟Sol太太脑洞大开求收留QuQ都是片片断断的东西.......


    校园小恶霸Wade一直盯着吸着豆奶的Peter......Wade一直盯着这个漂亮小天使,最后终于忍不住抢了Peter手上的豆奶就这么喝了。

啊....发现果然跟想像中的一样特●别●好●喝(?


然而没几天后Peter在置物柜发现了一袋豆奶。

小天使Peter很开心,但一个人喝不完,把这些豆奶都喂了学校的流浪狗。

Wade心都碎了.....然后狠狠的欺负了他一顿,

但Peter却一脸懵逼...


后来Wade手下偷偷跑来跟Peter说

"大哥你太厉害了,我第一次看到我们老大哭的这么伤心......."


恶霸觉得自己的殷勤都喂了狗,很委屈....于是Peter给了他一个抱抱


     

*至于为什么Wade手下称Peter大哥.....小天使的各种状况外的大胆行为让别人以为他也许还是Wade小恶霸的头儿呢XDDDDDD


 “传说中能制服恶魔Wade的只有一个人!你们知道他是谁吗?

听说他的眼睛是红色的,头有足球那么大! ”

“传说他只要给你一个拥抱,就代表——你离死亡不远了”


-----------

后面附上一串加菲跟RR帅死人的校园风造型

(学长学弟、学长老师什么什么都好~感觉就搭一脸

...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了,看到这套西服就脑出一堆Wade老师带着Peter高材生一起去参加比赛,在一旁看,当然这老师虽然外表这样整整齐齐,

其实黄暴无比~毕竟是Wade嘛~~好想看老是用暴力还是粗鲁地替学生解决一些问题的Wade老师,跟学霸虫的恋爱故事喔。 )



扫了一下之前画的法阵,效果还不错
PS:条条里的是自己瞎编的

谢谢(给你小花花.jpg)

锡兰之红:

感谢宝宝们的支持!!~

深巷血舍:

感谢所有鼓励过我的小天使😭😭😭

Seeggy:

谢谢所有守着我这个辣鸡坑的读者QwQ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终于把狗子们都升满了!安卓B服老咸鱼求好友100,100,162,030☺

又梦见她了,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的样子还是那么的清晰。她还是不喜欢我吻她的唇,那至少分别时让我抱抱你吻吻你的鬓角。你说还会来找我,下次能不能早点?